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方文山:我本人虽然没什么文化,但我写词厉害到高晓松都赞叹

方文山,一代写词大师,有“词圣”之称。

但很久以前,周杰伦却在一次演讲里说:“方文山也才读过小学而已。”

很难想象,一个小学毕业看似没什么文化的人,竟然能写出“帘外芭蕉惹骤雨,门环惹铜绿”的词出来。

在方文山的词里,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故事,但却有着最让人难以割舍的画面感。

阿桑《一直很安静》里最著名的那句:“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,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”就是出自方文山之手。

在方文山身上,总有着一股可以制作画面的超能力。

没出名前的方文山

我很后悔没有好好读书,以至于我用了很多努力去弥补。

1969年,方文山出生在台北小镇一个蓝领家庭。因为家里并不富裕的原因,小小的方文山就经常去打零工,去当服务员,当高尔夫球童。

与其他普通家庭一样,方文山就这样在半工半玩的生活里度过。

到了上学的时候,方文山因为成绩不好,经常挨老师骂。但方文山有一点很突出,就是作文写得很快,常常因为写完了不过瘾,就去帮同学写。

然而,方文山的成绩依旧不好,无奈去了一个私立职高(后来周杰伦说他小学毕业,其实是说笑)。

毕业之后,方文山去服了兵役。服完兵役回来后,方文山一改往日的散漫,翻出了许多文学作品,开始大量读书。

为了满足温饱,方文山去过纺织厂干维修工,在大热天里开货车送货,甚至去做安装工人整天开电钻。

每到夜晚,万籁俱寂的时候,就是方文山用书籍填补自己的时光。白天的苦难生活磨炼了他的意志,而夜晚的挑灯苦读则给了他创作的底蕴。

方文山开始写歌词,并将自己创作的一百多张歌词装订成册,往各大唱片公司投递,等待有结果的那天到来。

与周杰伦的奇妙相识

没有千里马与伯乐,有的只是时间恰好。

1997年的时候,方文山收到了来自吴宗宪的电话,电话里吴宗宪对他很感兴趣,邀请他来公司。

就这样,方文山来到了吴宗宪开办的公司,而不久后公司里也来了一名叫周杰伦的年轻人。

方文山不知道,自己今后和周杰伦会有这么大的渊源。

方文山和周杰伦第一次见面,其实是互相看不起的。一个觉得对方太拽唱歌不好听,一个觉得对方打扮老气,不像音乐人。

有一次,周杰伦被吴宗宪要求短时间内创作大量歌曲,作好了曲子的周杰伦烦恼于歌词的问题,看到了桌子上方文山桌子上的手稿,就想着用一下。

结果遭到了方文山的严厉苛责,两人互相心生偏隙。

为了赶工,周杰伦晚上就睡在公司里,同样睡公司的方文山感到很诧异。看到周杰伦为了创作这么努力,方文山也对周杰伦有了些许欣赏。

两位音乐创作者就这样熟络了起来,或许是彻夜长谈的原因,彼此之间的关系也开始变好。

也许是天时地利人和,方文山和周杰伦开始携手创作词曲后,便一发不可收拾。

2001年,周杰伦凭借《JAY》拿到第12届金曲奖最佳流行音乐演唱专辑奖 ,方文山则因《娘子》提名金曲奖最佳作词人奖。

从此之后,两人更是是无数荣耀加身。

即使耀眼如周杰伦,也不能掩盖方文山的才华光环。

质疑虽多却不及赞美

当所有的人都开始找你毛病时,说明你已经成功了大半。

03到08年,是方文山的高光时期。

凭借《东风破》,方文山获得了第四届百事音乐风云榜年度港台及海外华人最佳作词,而此后出的《发如雪》《菊花台》《青花瓷》分别狂揽第17、18、19届金曲奖最佳作词人。

现在大家想到方文山,可能脑海中就会浮现出歌词“谁在用琵琶弹奏,一曲东风破”,亦或是“天青色等烟雨,而我在等你。”

高晓松曾评价方文山:在中文之美的方面,没有人能够和方文山相比,方文山的作词功力是不输李煜的。

很少有人能被高晓松这么赞叹,可见方文山的实力非同一般。

《圆桌派》里窦文涛问方文山:“你写歌词的技巧是什么?”方文山说:“歌词不是历史的叙述句,歌词是情感的催化剂,所以要有人称代名词你我他。比如天青色等烟雨,而我在等你,一定要人称代名词。”

其实最重要的,是要让人有对象感,与人有相关性。这是方文山的诀窍,是别人难以企及的点。

很多人都曾质疑方文山是堆砌辞藻,五月天阿信也曾觉得方文山的歌词没有逻辑性,但直到听到《爷爷泡的茶》后才发现方文山很厉害。

周杰伦则认为方文山的歌词很深奥,有时候很难念。

方文山在写词上下了很多苦功夫,他分析了很多韵脚,不断的研究创作。他将往日的苦痛经历埋藏于心里,提笔写下了最令人深刻回味的词句。

方文山的成功,虽然也有质疑,但远远不及他的赞美。才能这东西,到了一定的程度,是很容易被看见的。

描绘画面的场景再现感

如果说周杰伦是用曲子勾起人的回忆,那么方文山毫无疑问就是在回忆上塑造画面的大师。

方文山有一种场景再现能力,让你宛如身临其境,这是一种穿越时空和思念的感觉。

方文山前半生的生活是痛苦的,一直都在为生计煎熬,“后视镜里的世界,越来越远的道别”是他开货车时的真实感受。

在不断的阅读中,方文山汲取了大量的营养,也开始了自己的创作。遇见周杰伦,是他幸运的开始,两个人彼此成就,才是真正的千里马伯乐。

虽然方文山经常有被质疑,但依旧不能撼动他“词圣”的地位。

这世界上可以有很多作词者,但很难再出现一个“方文山”!这是方文山的魅力,也是他不可磨灭的创造力。

苦难中走来,费心去创作,没有什么比这更令人欣赏的。